星期一 , 五月 20 2019
Home / 歷史 / 被嚴重娛樂消費的道光皇帝,個人能力相當出色,其悲劇另有原因

被嚴重娛樂消費的道光皇帝,個人能力相當出色,其悲劇另有原因

道光帝的書齋掛著自己書寫的規箴:“事愈大,心愈小;情愈急,氣愈和。”以此可知他在個人心性上的追求和修養。

此前他受到了完整的宮廷儒家教育,“經史融通,奎藻日新”,以此自詡,學而有成。他“日與詩書相砥礪”,並寫成了《養正書屋詩文》40卷。在自我道德學問追求上,他秉持“至敬、存誠、勤學、改過”寫成四個條幅,一同掛在屋中,以提示自己要修身養性。

廣告:

道光性格與其父嘉慶非常相像,凡事力求嚴謹平穩,中規中矩。其次教育模式完全相同。嘉慶繼位時已經三十六歲,道光更是三十九歲,與成熟相伴隨的更多的是固態保守。自我更新和不斷砥礪進步改造的思想基本停滯,青春的激烈奮進,強烈求知的年代一旦過去,即使學習的欲望再強烈,環境更新再豐富,他的接受能力已經大打折扣。

因節儉著稱的帝王並不少見,而他們卻並未如道光因節儉而受到嘲弄,這種一個時期兩個尺子似乎缺乏公正合理性。據記載,梁武帝日止一食,膳無鮮腴,惟豆羹糲食而已……身衣布衣。朱元璋更是儉樸到“只用蔬菜,外加一道豆腐”。萬曆皇帝大婚之前,為了向張居正表現自己節儉樸素,特意撩起身穿龍袍問張居正:“此袍何色?”張居正回答說:“青色。”

這個年輕皇帝解釋說,不是青色是紫色,因為穿久了褪色成這樣。本以為張居正會讚揚他簡樸,沒想到張居正卻故意唱反調說:“既然此色易褪色,請少做幾件。”在節儉的路上,道光並不是唯一,卻被野史過度消費調侃,這不得不是一種誤讀。

道光真正的缺憾在於對缺乏對生活的基本瞭解,甚至對物價的基本概況也非常模糊,作為管理者,這是一個嚴重的硬傷。但此後的野史均對此進行大幅度嘲弄、調侃,將一個清代帝王資質較上乘的皇帝演化成一個智商低能的人物,似乎也缺乏嚴肅性。作為鴉片戰爭的簽字者,道光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,跳躍此處,就失去了歷史的本來意義。

在“三千年未有大變局”的時代,作為延續嘉慶“守成”的路線,其在內政上的作為可圈可點,對於外政的外行,是時代的悲劇,也是道光本人的不幸。早年這個皇子因成功處置天理教起義,並親自將幾乎要佔領紫禁城的教徒用火槍打死,可見其關鍵時刻具有的能力,因此在儲位中獲得了絕對肯定。

登基之後,面對邊疆分裂,他從容鎮壓,立場堅定,手腕強硬。面對漕運、鹽法弊端,他破格提拔陶澍奮力改革。鴉片橫流,他命林則徐強力銷毀,這些都說明他內政內行。登基不久他就罷黜了嘉慶時期的首席軍機大臣,同時,下令群臣切實言事。他說:“當今之弊,病玩二字,實堪憤恨,若不大加振作,焉有起色!”《清宣宗實錄》

登基的第二年,就大力提拔林則徐為代表的清流官員。(1822年)林則徐第一次受到道光帝的召見,在談話中,道光對他過去的工作給予了高度評價:“汝在浙省雖為日未久,而官聲頗好,辦事都沒毛病,朕早有所聞,所以叫汝再去浙江,遇有道缺都給汝補,汝補缺後,好好察吏安民罷。”接著林則徐向道光帝請教今後工作指示,道光回答說:“照從前那樣做就好了。”

在整頓吏治方面,道光敢於從皇族親貴中入手,處置了一批肆意妄為的皇族。在發現吏治整體鬆懈時,道光承認整個清朝已經積重難返吏治難清的感歎,為此他只能從改良、整頓入手,這是道光的施政重點。

道光四年(1824年)洪澤湖高家堰大堤決口,導致湖水迅猛外泄,使得大運河從江蘇高郵、寶應到清江浦一段水位急劇下降,漕船擱淺,京城面臨斷糧危險。收到奏報後,道光異常驚駭,迅速下令將南河總督張文浩革職,披枷帶鎖到現場示眾。在得到大臣琦善和陶澍海運的建議後,力排眾議,堅決支持改變傳統運河運輸,徹底實現海運,在陶澍親自操作下,海運取得徹底成功。

《清史稿》對於陶澍的評價是“見義勇為,胸無城府。”道光破格使用陶澍,可見他用人極有魄力。道光任用陶澍時說:“朕看汝人爽直,任事勇敢,故畀以兩江重任。”《清宣宗實錄》。經過陶澍的大力整頓,原來兩淮鹽政虧損七百萬多兩,道光十一年到十七年,兩淮完納鹽課兩千六百四十余萬兩,存銀三百多萬兩。某種程度來看,道光在選人用人非常具有魄力,如果不是在其任內快速提升重用曾國藩,那麼歷史可能瞬間被改寫,被忽視小細節往往決定了重大歷史走向。

道光很欣賞一個叫張集馨的翰林,一次談話道光講了很長一段任用官吏的理論,大意是你的品學我很瞭解,然而吏治如何必須要有地方政事的歷練,京官和外官不同,你雖然不至於胡作非為,但是你只管做好自己卻不能察辦吏治,還達不到我的目的。州官過於閒雜,你當明察暗訪,報告督撫,如果督撫隱瞞,責任和你沒有關係。接著道光帝說出了一句非常有見地的話:“捐班我總不放心,彼等將本求利,其心可知。”可以想見,道光在選人上儘量不適用花錢捐官的人。第二年的五月,張集罄突然接到補授山西朔平府。張對此任用很驚訝,按照慣例翰林外放應在京城任職,這樣的好事竟然落到他的頭上。直到第二天去見道光謝恩時,道光才告訴他說:“汝乃朕特放,並無人保舉。”

此後對其又不斷重用,張集馨即將上任的四川按察使時,道光囑咐他“諸事整頓”。擔心對方不能理解,耐心解釋:“譬如人家有所大房子,年深月久,不是東邊倒塌,即是西邊剝落,住房人隨時粘補修理,自然一律整齊,若任聽破壞,必至要動大工。此語雖小,可以喻大,即曲突徒薪之論也,汝當思之。”《清宣宗實錄》

又問他說近年來四川總督誰最優秀?張集馨一時不知如何回答。道光就說琦善辦事老練,又問裕成如何?張敷衍回奏說“中正和平”,道光則說“嫌他太軟”,不過無人可用,還是派他去做川督,預料他“大約整頓未能,亦未必敢壞地方公事”。作為道光時期最具操守的官員張集罄記錄了道光言行和精神風貌,現在看來,道光言語周密,邏輯條理,張集罄在三十六歲這年第一次被道光皇帝召見,詢問完張的工作履歷後,讓他多讀有用之書,不要做那些無關民生的風月詞章。又問到張集罄的老家時,道光突然大聲問:“你那南方年年鬧水災,將如之何?”緊接著張集罄一一為道光皇帝解釋。看得出這次面試,道光對張集罄很滿意。末了,道光囑咐說:“汝在家總宜讀經世之書,文酒之會,為翰林積習,亦當檢點。”

廣告:

道光二十九年(1849年),這時已經是道光皇帝人生的寒冬。割讓香港之後,葡萄牙又強佔了澳門,地方官這一次就直接瞞騙不報,此時,洪秀全在廣西已經擁兵數萬,正在謀劃起兵。在官員們互相哄騙下,道光勉強自我安慰,天下已經基本太平。這年的年末,皇太后去世,這個謹慎細微的道光帝鮮有的真性情,哭得昏天黑地,一連幾天水米不進。道光已經是六十八歲的老人,白天以皇帝身份操辦喪事,晚上則按古訓,在靈堂旁邊鋪設草氈,就地而睡。由於過度悲傷和天氣寒冷加之飲食失調,道光病倒了,一個月後隨即病逝。《清史稿》記載說:“宣宗春秋已高,方有疾,居喪哀毀,三十年正月崩”。以勤儉、勤政、平庸著稱的道光皇帝,最終又以孝子的身份結束了他的一生。在遺詔中,他還在不停囑咐:“仰為列聖家法,一以敬天法組、勤政愛民為本”,這時大清的日照已經逐漸西沉,對於清朝的所有問題並非他一人責任,其悲劇或許是趕上了那個劇烈變化的時代,而他的固態保守和兢兢業業卻未能挽回沉淪。

訂做 環保袋 - 帆布袋 - 不織布環保袋 - 紙袋 - 尼龍袋 - 冰袋

Check Also

《祭侄文稿》之外,顏真卿是個什麼樣的人?

2月的最后一天,遠赴日本展出的 ...